野鸭子的故事

作者: funnel, 发表于: Friday, June 16, 2017, 18:21 (127天前) @ funnel

平步青霄 上午10:08
* 马祖因百丈侍游山次。见野鸭飞过。师曰是甚么。曰野鸭子。师曰甚么处去也。曰飞过去也。师乃杻丈鼻。丈负痛失声曰阿耶耶阿耶耶。师曰又道飞过去也。丈契悟。 马祖因百丈游山回侍寮。哀哀大哭。同事问汝忆父母耶。丈曰无。曰被人骂耶。丈曰无。曰汝哭作么。丈曰我鼻孔被大师扭得痛不彻。曰有甚因缘不契。丈曰你问取和尚去。同事问海侍者。有何因缘不契在寮中哭。师曰。是伊会也。你自问取。同事归曰。和尚道汝会也。教我问汝。丈乃呵呵大笑。同事曰适来哭如今为甚却笑。丈曰适来哭如今笑。

平步青霄 上午10:35
  上堂。举百丈侍马祖行次。忽见野鸭飞过。祖云。是什么。丈云。野鸭子。祖云。甚处去也。丈云。飞过去也。马祖搊丈鼻头。丈负痛失声云。阿㖿阿㖿。祖云。又道飞去也。元来只在这里。丈直得浃背汗流。因兹有省。却归侍者寮。哀哀大哭。同事问。汝父母丧耶。丈云无。同事云。被人骂耶。丈云无。同事云。汝哭作什么。丈云。我鼻。被大师搊得痛。同事云。有甚机缘不契。丈云。汝自问取和尚。同事乃问马祖。祖云。是伊会也。汝自问他。同事回寮。丈乃呵呵大笑。同事云。汝适来哭。如今为甚却笑。丈云。适来哭。如今笑。   次日马祖升堂。众才集。丈乃出。卷却拜席。祖便下座。归方丈。   却唤丈问。我适来上堂。未曾说法。你为什么。便卷却席子。丈云。某甲昨日。被和尚搊得鼻头痛。祖云。你昨日。向什么处留心。丈云。今日鼻头。又不痛也。祖云。你深知今日事。丈乃礼拜而退。

平步青霄 上午10:37
元来只在这里————哈哈,我一直想有这么一句该多好。果然有版本这么说。

文理兼修 上午11:02
如此,则非水草能概之。

文理兼修 上午11:04
若群主问,则答不与水草为侣者。

张瑞 下午12:05
@平步青霄 群主还在这里么

平步青霄 下午12:10
@张三 群主不是野鸭子。

平步青霄 下午12:11
若肯反观,何必让人捏自己的娘生鼻孔。

张瑞 下午12:11
鼻头好痛,呜呜

张瑞 下午12:11
哈哈

常如 下午12:16
痛快:)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