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别生公中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Monday, December 18, 2017, 22:16 (186天前) @ 兼修

* 洪州黄檗断际希运禅师(百丈海嗣)
** 上堂。汝等诸人尽是䭚酒糟汉。与么行脚何处更有今日。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时有僧问。祇如诸方聚众开堂。为什么却道无师。曰。不道无禅。祇是无师。
  沩山问仰山作么生。仰云鹅王择乳素非鸭类。沩云此实难辨。 五祖戒出僧语云。谢和尚说得道理好。 石门聪云。黄檗垂示不妨奇特。才被布衲拶着。失却一只眼。 翠岩真云。诸方尽道黄檗坐却者僧。又道黄檗被者僧上来。直得分析不下。何为也。翠岩辄生拟议。雾豹泽毛。未尝下食。庭禽养勇。终待惊人。 承天宗云。五祖眼光照破四天下。要见黄檗犹未可。若要扶竖正法眼藏。须是黄檗宗师。 沩山喆云。莫怪从前多意气。他家曾蹋上头关。 法昌遇云。我要无禅底作国师。 径山杲云。且道是醍醐句。是毒药句。 天童悟云。黄檗大似龙头蛇尾。当时待道诸方匡徒领众又作么生。何不和声连棒打出。 洞山莹云。黄檗虽则眼盖乾坤气吞寰宇。要且太煞䜎嚷。还有知伊落节处么。良久云。险。 资福广云。黄檗此语泪出痛肠。不知者以为凌驾诸方。恁么则深屈古人也。弁山管见略露一斑。良久云。短歌不能长。
  无师充塞大唐国。噇酒糟汉会不得。竹寺闲过春已深。落花乱点莓苔色。(佛慧泉)
  岐分丝染太䜎䜎。叶缀花联败祖曹。妙握司南造化柄。水云器具在甄陶。屏割繁碎。剪除氄毛。星衡藻鉴。玉尺金刀。黄檗老。察秋毫。坐断春风不放高。(天童觉)
  身上着衣方免寒。口边说食终不饱。大唐国里老婆禅。今日为君注破了。(径山杲)

平步青霄:
这则公案是黄檗禅师上堂开示的缩写版。。。开示从汝等诸人尽是吃酒糟的干活,从上以来若是这么搞法,佛法何来有今日。。。一直唠叨到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中间大概有一页纸的篇幅。
平步青霄:
会中有人出来捞他的痒处。于是就成了不道无禅,只是无师。

平步青霄:
一切公案都应该不离直指,但是贴上直指的标签也无意义。
平步青霄:
如果自己不会,再说直指也是无用。
平步青霄:
比喻瞎子写文章歌颂帅哥美女,虽然不离法之共相,毕竟不知面前这位帅哥美女是何模样。
平步青霄:
公案之贵,不在法之共相,而在于法之别相。。。比如帅哥美女都能让你开心,但是不识眼前这位,毕竟也是蹉过好事。
平步青霄:
若真知一则公案,千则万则无非如此,毕竟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终无二相可言。
平步青霄:
所以说从缘入者相应疾。
平步青霄:
若面前一则不知,纵然千则万则都标上直指二字,终是替人数宝,自己无分。
平步青霄:
若真看懂直指之人,不言此是直指,但向群里吐口唾沫,骂一句害得老子走了这么多弯路,不痛骂一通老子不知道怎么报答,善利难以言表。

平步青霄:
无始以来性自劳虑,今日方知还在劳虑。所谓劳虑,即非劳虑,不找人出口气,怎能忘记今宵。
平步青霄:
临济说佛法无多子。。。实在是实言相告,是中实无实言可道。
平步青霄:
不道无禅,只是无师。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