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住则印破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Monday, December 25, 2017, 22:07 (232天前) @ 兼修

【平步公案】风穴在郢州衙内上堂云。祖师心印状如铁牛之机。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时有卢陂长老出问。某甲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穴云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辗泥沙。陂伫思。穴喝云长老何不进语。陂拟议。穴打一拂子云。还记得话头么。试举看。陂拟开口。穴又打一拂子。牧主云信知佛法与王法一般。穴云见个甚么道理。牧主云当断不断返招其乱。穴便下座。

风穴在衙内上堂,开口便道祖师心印壮似铁牛之机。铁牛之机到底如何,下来便有人领教。去即印住,住即印破,总是印破两头,既不能有住,也不能不生心,不知者令其知,知者令其不住。去即印住,从次第上来讲,是未入门者,尚在门外游荡,以祖意令其入门。住即印破,入得门者,也不可门内安居,应当十方世界现全身去。只如不去不住,佛眼觑不见,千手摸不着,说印无处下手,不印三更正明,密密之中,无人识得渠。抛出这一问,非过量之人难以出身。然有卢陂长老,勇量过人,拟以力取,某甲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风穴当面打杀,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辗泥沙。钓大鱼的诱饵,却钓来一个虾米。长老立即原形毕露,陷入伫思,临阵磨枪,希望有什么玄妙语句借以抵挡,大师喝一声,长老何不进语,意在从鬼窟里救出这僧。长老缓过一点,仍然希望出语致胜,这是什么时节,犹有这个在,所以风穴提醒他,长老还记得话头么,不是说好的回答不去不住吗?这次长老忽然醒悟,将抒心中的见地,明得一个道理也,正要开口,风穴应机斩断,当面一拂子,可谓为人彻底,慈心之致。风穴大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长老任何错误心行刚浮上水面,便与修正,赤心片片。却是旁边的牧主看得真切,信知佛法与王法一般。风穴也不放过,见个甚么道理。若说是道理,便又重蹈长老的覆辙。牧主正面放过,旁边微微一提,当断不断返招其乱。众流截断,风穴下堂。

文理兼修:
怪哉。这么精彩的文字,当年看了却似没看一样
平步青霄:
信知当年曾做水上飘。
平步青霄:
这公案基本体现了临济宗的精髓。
平步青霄:
这精髓不在字里行间,不离字里行间,字里行间不自言,还是仁者心言。
平步青霄:
而仁者之心无有字里行间也不言。
平步青霄:
所以,虽说是精髓,而精髓不可得。
平步青霄:
所以只如不去不住,印与不印俱不可得。而长老不能安心于无可得中,拟以有所得呈。
平步青霄:
见个什么道理?大似把棒唤狗。
二麻子:
这个比喻有点狠。。。嘿嘿。。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