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性自劳虑,顿失滔滔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Friday, January 05, 2018, 20:02 (168天前) @ 兼修

** 黄檗在南泉为首座。一日斋时捧钵向南泉位中坐。泉入堂见乃问。长老甚年行道。师曰威音王已前。泉曰犹是王老师儿孙。师便捧钵过第二位坐。泉休去。
  沩山祐云。欺敌者亡。仰山云。不然。须知黄檗有陷虎之机。沩云子见处得与么长。 翠峰显云。可惜王老师祇见锥头利。我当时若作南泉。待伊道威音王已前。即便于第二位坐。令黄檗一生起不得。虽然如是。也须救取南泉。 云峰悦云。尽道黄檗有陷虎之机。南泉有杀虎之用。殊不知者老贼有年无德。吃饭坐处也不依本分。若向云峰门下。说甚威音王已前。更有大于王老师者。直须吃棒趁出。 径山杲云。何待问他甚年行道。才入堂见他在主位。便捧钵向第二位坐。直饶黄檗有陷虎之机。拟向甚处施设。 宝华忍云。有收有放。互换主宾。黄檗固是作家。不但骑虎头亦解收虎尾。南泉更为好手。沩山云欺敌者亡。也是火上着油。仰山云须知黄檗有陷虎之机。大似冷处着把火。四大老分疆列土各自称尊。全提则俱全提。败阙则俱败阙。今日将四大老缚做一团。抛向诸人面前了也。还有为四大老出气者么。 灵隐礼云。祇将者两个汉。放在语下作个注脚。今日有坐山僧位者么。有则山僧捧钵便归方丈。看他作么生合煞。
  彼此老来谁记得。人前各自强惺惺。一坑未免俱埋却。几个如今眼子青。(龙门远)
  威音王佛是儿孙。王老当时开大言。黄檗见机分主伴。典型千古定宗门。(疏山如)
  明明搅动一缸屎。却把麝香烧旖旎。许多香气不曾闻。浑身坐在屎缸里。(蒙庵岳)
  一往军旗利。今何陷不仁。多因征伐炽。竟亏王者伦。(道隆兴)

平步青霄:
威音王佛以前,称之为空劫。
平步青霄:
在宗门指空观,无佛无众生,也称正位,所谓的法身正位。
平步青霄:
有说,空观是一切观的基础,然而宗门不以空观为究竟,还有法身向上一着。
平步青霄:
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属于次第。
平步青霄:
如何是威音王佛以前?所谓行人的本来面目,六祖说不思善不思恶,着么生是明上座的本来面目。
平步青霄:
密在汝边。。。
平步青霄:
既是本来面目,云何是中能容他物?
平步青霄:
所以,追公案一日千里,其实没有用处。关键一着,会则会,不会莫折腾。
平步青霄:
这种知识性的东西,知道了也没啥用处。。。毕竟还是不了威音王以前
平步青霄:
不用求真,但须息见。
平步青霄:
损之又损,以至无事可商量。
平步青霄:
世上最省力的事,莫过于本来面目,所以古人说,虚明自照,不劳心力。然而,人最不肯做的事情就是放下,性自劳虑。

文理兼修:
【平步公案】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千古以来,分梳不下,直至如今仍是谜案。有一般清修之士,以不动心为能事,便指责二僧相争是行为不合准则,故曰心动,然而佛法也说有疑不决直须争,并非守口如瓶,颟顸者就是。仁者心动,有人问岩头大师道,动时如何?答曰不见本常理。此是这二僧的过咎,所以只见风动与幡动。然而,即是心动,则非是外,哪里还见得风之与幡,又何须大庾岭头不思善不思恶,尽大地人无能提起,顿失滔滔,若是慈悲,无过于斯。
文理兼修:
提,顿失滔滔。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