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景自由与观察自由

作者: 齐愍乐平, 发表于: Friday, May 18, 2018, 23:17 (214天前)
编辑: 齐愍乐平, 时间: Friday, May 18, 2018, 23:43

  当情景自由不能满足观察需要的时候,观察自由是一种必须的提示。情景自由处于固定的观念位面,观察自由超越于观念位面的结构成。情景自由,也就是指在一个模拟情景中,总结自如运动轨迹的经验,这或多或少要依赖于对情景的过度承认,也就是默认其为真值,再假想在其中的处理方式怎么自如,所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消极自由,不能见真实,只是一种在虚拟中的沉醉。观察自由提示了情景是由观念链组成的,当受制约于历史观念,其中没有理想的自如运动轨迹,只是在历史观念的旧区域投影一个称之为有的假设。对于不使用观察自由这一概念,而仅希望在情景自由实现时,能够不受情景制约的,只能指出,考虑到所有的观察自由其实都受到情景制约,所以单一情景自由的自由实现,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观察自由不鼓励去实现这一假设,因为这会加强对于情景的依赖,但也不鼓励无必要的对情景的拟合进行散坏,成本太大。关于成本,基于考据学的本质,有时候需要修复一个已经成为历史的观察位面情景,这一修复过程,就会在一定程度上散坏基于旧叙述和旧文本形成的观察结构乃至观念位面,这对于攀缘幻想位面自由其中者,会有很大的困扰,所以从成本角度,这里有一个不容易的权衡。观察自由的主张者能意识到这其中有权衡,而情景自由的权利主张者则往往认识不到,对于情景的扩展往往抱有不适当的幻想,所以这里不但有权衡,还有悖论,所以有时候观察和权衡的结论,是放弃这一组位面话题,放飞自我,呵呵。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