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禅社讨论摘录-- 大病曹山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Friday, November 03, 2017, 00:23 (43天前)

曹山因僧问。吾有大病非世所医。未审是什么病。山云攒蔟不得底病。云一切众生还有此病也无。山云人人尽有。云和尚还有此病也无。山云正觅起处不得。云一切众生为甚么不病。山云若病即非众生。云诸佛还有此病也无。山云有。云既有为什么不病。山云为伊惺惺。

平步青霄:
吾有大病,非世所医。
平步青霄:
这病是什么呢?没说。
平步青霄:
还能是什么呢?只能是不觉。不觉则念起,念起还不觉,所以念念相续。
平步青霄:
这不觉当然看不见摸不着,所以说攒蔟不得。
平步青霄:
一切众生都有此病。然而并不以此为病,若以此为病,则非众生。
平步青霄:
曹山觅一念起处不可得,所以不为此病所害。
平步青霄:
诸佛惺惺,了知念念生处不为生处,生住异灭,灭不可得,异不可得,住不可得,生也不可得。一念升起见生相不可得,名为破生相无明。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小眼睛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aturday, November 04, 2017, 06:38 (41天前) @ 兼修

于頔(药山法嗣)。于頔,字允元。代人参紫玉山道通,问:“如何是黑风吹其船舫,漂堕罗刹鬼国?”通曰:“于頔这客作汉。”问:“恁么事作么?”頔当时失色,通乃指曰:“这个便是漂堕罗刹鬼国。”頔闻信受。又问:“如何是佛?”通唤:“相公。”頔应诺,通曰:“更莫别求。”药山俨闻通答頔问佛话,乃曰:“噫!可惜于家汉,生埋向紫玉山中。”頔闻即谒俨,俨曰:“闻相公在紫玉山中大作佛事,是否?”曰:“不敢,承闻和尚有语相救,今日特来。”俨曰:“有疑但问。”頔曰:“如何是佛?”俨召于頔,頔应诺。俨曰:“是甚么?”頔于此有省。后得庞蕴篇,深加慕异,乃伺便就谒,如宿善友,往来无间。赞曰:“庞居士曰:‘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庞居士且置,如何是空诸所有?会得许汝与于頔同参。其或未然,快须擉瞎娘生眼,白日挑灯读此词。”

文理兼修:
于頔厉害,抠人眼睛的角色
文理兼修:
纵不能起悟智慧,也可抠人眼睛
文理兼修:
问:“如何是黑风吹其船舫,漂堕罗刹鬼国?”通曰:“于頔这客作汉。”问:“恁么事作么?”頔当时失色---- 于頔惊慌失色,赞一个!
文理兼修:
通乃指曰:“这个便是漂堕罗刹鬼国。”頔闻信受-----可惜于家汉,生埋向紫玉山中。
文理兼修:
药山应该是看不过这段,所以把于頔招来,重来了一次“是什么”:
俨曰:“有疑但问。”頔曰:“如何是佛?”俨召于頔,頔应诺。俨曰:“是甚么?”
文理兼修:
耶。。于頔后来成了抠眼睛的角色。 the end

平步青霄:
问这么简单一个问题都会有收获,怕就怕问不出问题。连一句如何是佛都问不出,那么被反问是什么的机会都没有。
平步青霄:
问不出,大概有两个原因。。。
平步青霄:
第一,面子太重,不肯低头下问。
平步青霄:
第二,兴趣不强烈,没有足够的关注发现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平步青霄:
失色,哈哈,轻描淡写。应该是愤怒。
平步青霄:
于頔这客作汉也相当不容易,好不容易低三下四问一个问题,还被戏弄一番,压抑不住正要发作,又被人给堵了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平步青霄:
好歹也是朝廷大员。
平步青霄:
虎落平阳被犬欺是啥滋味?
文理兼修:
虎落平阳被犬欺是啥滋味?~~宁信其无,不信其有
平步青霄:
虎落平阳被犬欺是啥滋味?~~宁信其无,不信其有————可气可气,没想到群主也有今天。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无言与对,礼拜而退。

风土:
我宁另有分别
风土:
我宁另有分别―――无味为滋味主宰,白日挑灯较易
平步青霄:
捣瞎娘生眼难。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逆流而上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aturday, November 11, 2017, 23:26 (34天前) @ 兼修

衢州乌臼禅师(马祖一嗣)
** 因玄绍二上座参。师乃问发足甚处。玄曰江西。师便打。玄曰久知和尚有此机要。师曰。汝既不会。后面个师僧抵对看。绍拟近前。师打曰。信知同坑无异土。参堂去。

* 石臼禅师(马祖一嗣)
** 参马祖。祖问甚处来。师曰乌臼来。祖曰乌臼近日有何言句。师曰几人于此茫然。祖曰。茫然且置。悄然一句作么生。师乃近前三步。祖曰。我有七棒寄打乌臼。你还甘否。师曰。和尚先吃。某甲后甘。
  

平步青霄:
为啥马祖有七棒要打乌臼?
平步青霄:
大德出语,不可没有来历。
平步青霄:
马祖打乌臼的道理,与乌臼打绍上座无别。
平步青霄:
乌臼这二打,大不一样。
平步青霄:
虽然大不一样,却是同坑无异土。

平步青霄:
嗨,我就不卖关子了,卖了也白卖,我就讲我的看法吧,有用就参考。。。
平步青霄:
乌臼第一问问玄上座,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平步青霄:
玄回答江西。
平步青霄:
师便打。
平步青霄:
回答江西有错吗,各位?
平步青霄:
虽然没错,也吃一顿打,这是买一送一,格外收获。
平步青霄:
打他是老婆慈心。。。告诉他,从哪里来,往这里着眼。
平步青霄:
管他什么江西不江西。
平步青霄:
后面个师僧抵对看。绍拟近前。
平步青霄:
近前也有错?
平步青霄:
其实他是想近前来说话,人之常情。而乌臼也不放过这个机会给玄上座一个见面礼物。
平步青霄:
此时欲言未言
平步青霄:
正是分歧路口。
平步青霄:
言则顺流而下,成为世谛流布。
平步青霄:
打则逆流而上,能上到哪去,还看当人的造化。
平步青霄:
马祖要打乌臼七棒。。。为何?
平步青霄:
教出来的学生只知道往上凑,以为有所可得。
平步青霄:
话说回来,二人逢场作戏,你来我往,谁知道其中谁是圣人谁是凡夫。
平步青霄:
宗门说话,别以为真个有这么回事。
平步青霄:
焉知石臼不是放一个破绽,要看马祖的作略。
平步青霄:
马祖踏杀天下人,什么时候放走过。
平步青霄:
话说这个分歧路口,当年百丈正欲模仿马祖在拂子上做佛事,被大师一吼三日耳聋,这便是逆流直上到顶的样子。

梯形:
突起、错缝、拧,立刻挨打,哈!
梯形:
绍最屈,玄好歹还说了句话,绍刚有个苗头就被揍回去了,机会都没给
平步青霄:
绍最屈,玄好歹还说了句话,绍刚有个苗头就被揍回去了,机会都没给————待说得话来,堪作何事。
平步青霄:
不亏,被明眼人打都是赚了。
平步青霄:
被打了不知道为什么,那是亏了。
平步青霄:
总在人情礼仪上找过错,那是亏了。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正令全提,出头献身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hursday, November 16, 2017, 17:26 (29天前) @ 兼修

* 韶州乳源禅师(马祖一嗣)
** 上堂。西来的的意。不妨难道。大众莫有道得者。出来试道看。有僧出。才礼拜。师便打曰。是甚么时节出头来。
  后人举似长庆。庆云不妨不妨。 保福展代云。为和尚不惜身命。 承天宗云。宗乘也不易扶竖。者两个老汉扶不起。我道者僧若不出头。棒即是乳源自吃。 沩山果云。者僧若具眼。才见开口便好向道。老和尚少卖弄。不惟勘破乳源。亦乃坐断天下人舌头。 广胤标云。者僧若是个汉。待伊才拈棒便好接住。送一送云。和尚也须自领一半始得。管教者老汉一场懡㦬。

  祖意西来岂易量。抬眸已自错承当。阇黎不解知时节。开眼堂堂入镬汤。(此山应)
  西来的的意何如。举唱多怜在半途。勾贼到家还破贼。信知身佩辟兵符。(赵善期)

平步青霄:
我道者僧若不出头。棒即是乳源自吃————什么言语呀,岂不闻一个好汉两个帮手。
平步青霄:
何苦要弄成独拈自弄。
平步青霄:
公案行为都很怪异,为什么要这么怪异呢?
平步青霄:
勾贼到家还破贼。信知身佩辟兵符。——胄后有符。
平步青霄:
所谓的正令全提。

平步青霄:
正令是什么?
平步青霄:
不惜身命,是提正令,还是犯正令?
平步青霄:
嘿嘿,不犯怎么提呢?
平步青霄:
所以,韶州这话,也是握棒唤狗。

平步青霄:
出来试道看。。。道即不妨,只是不用出来。
平步青霄:
出得头来,堪作什么。
平步青霄:
唤作正令全提,也唤作末后句。
平步青霄:
什么是末后句。
平步青霄:
古人说,末后一句始到牢关。
平步青霄:
通俗地讲,末后句就是最后一句。
平步青霄:
比如领班的出来说,大家不要说话了。
平步青霄:
此言一出,再说便是犯令。
平步青霄:
所以老和尚出言,一见存于胸中,空花乱坠。
平步青霄:
此时若不能言语道断,直下归宗,便是犯令。
平步青霄:
哪堪还要礼拜出头,吐出胸中的只言片语。

二麻子:
这僧也是个随言语去的,而且随了还不自知。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别样风光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Monday, December 04, 2017, 23:15 (11天前) @ 兼修

* 潭州秀溪禅师(马祖一嗣)
** 因谷山问声色纯真如何是道。师曰乱道作么。山却从东过西立。师曰若不恁么即祸事也。山又从西过东立。师乃下禅床行两步。被山捉住曰声色纯真作么生。师便打一掌。山曰三十年后要个人下茶也无在。师曰要谷山者汉作什么。山呵呵大笑。
    
  楼前巧燕双双语。林上娇莺对对飞。因看古人无义语。等闲又得一联诗。(佛鉴勤)
  两阵交锋笑似瞋。双眉倒卓眼生筋。溪山云月谁为侣。南北东西绝比邻。(瞎堂远)
  声色自纯真。离言道易亲。月临清碧嶂。薄雾锁寒筠。合国方兴盛。野老仍蹙颦。净名曾漏泄。曼室便抛珍。(神鼎揆)

文理兼修:
寂静
文理兼修: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谷山问声色纯真如何是道。师曰乱道作么。
文理兼修:
何况寂静旁边当个木桩呢---山却从东过西立。师曰若不恁么即祸事也。
平步青霄:
因看古人无义语。等闲又得一联诗。
平步青霄:
我却不一样,又看出别样一番风光。。。因看古人无义语。等闲又读一联诗。
平步青霄:
哈哈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哈哈

平步青霄:
古人动静不受拘束,只因心中无一事。
平步青霄:
要谷山这汉做什么,山哈哈大笑。
平步青霄:
世人心事重重,三十年后要个人下茶也无在。
平步青霄:
为什么他心中无事,只因见得声色纯真。
平步青霄:
这里能做道理会么?不见道,乱道什么。
平步青霄:
多少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直得从东过西,从西过东。
平步青霄:
待有所犹豫欲言又止,恁么则又祸事也。
平步青霄:
还见这则公案的别样风光么?不见道,净名曾漏泄,曼室便抛珍。

元之慧:
曼室是文殊菩萨么?
平步青霄:
是,发音不同。
文理兼修:
发音却别样风光。
平步青霄:
须菩堤,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被子的故事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17, 01:01 (10天前) @ 兼修

* 江西椑树禅师(马祖一嗣)
** 道吾来相看。值师卧次。吾乃近前牵被覆之。师曰作么。曰盖覆。师曰卧底是坐底是。曰不在者两头。师曰争奈盖覆何。吾便喝。
  
椑树卧起。道吾盖覆。一喝当头。掀翻露布。(昭觉勤)
  相逢不相避。个里聊游戏。喝一喝云。翻天覆地。(沩山智)
  清秋月色十分满。海底云犀吐复吞。光彩烂然收不得。谩劳和影倒金樽。(幻寄庭)

平步青霄:
一喝当头。掀翻露布。
平步青霄:
再明白不过了。
平步青霄:
不过如此而已。
平步青霄:
但能掀翻露布,何愁被人覆盖。
平步青霄:
其实,盖都是自己盖。
平步青霄:
遮都是自己遮。
平步青霄:
所谓自己者,则非自己,也是一段露布。
平步青霄:
因地而倒,从地而起。障便是道,道便是障。
平步青霄:
无二无二分。
平步青霄:
以此露布说法去也。
平步青霄:
且说什么法?不见道,如来所得法,是中无实无虚。

文理兼修:
被子的故事
文理兼修:
道吾来相看。值师卧次。吾乃近前牵被覆之。师曰作么。--- 曰被子。
平步青霄:
这还只是开头。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惨惨惨。。某只堪丢被卸甲,落荒而去。

圣普:
这还只是开头。~~~~打得开头死,许汝法身活[呲牙]
文理兼修:
赵州老大道,老僧不以境示人。
文理兼修:
当阳一机妙难思,让人叹服也不知如何叹服。
平步青霄:
你以啥示人?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呲牙]
平步青霄:
以撤回一条消息示人。
文理兼修:
夫子当曰:逝者如斯夫

圣普:
一棒打出去
文理兼修:
@圣普 你本来就不在里面,云何出去?
圣普:
@文理兼修 不入即不出
文理兼修:
@圣普 好一根木桩
圣普:
满眼都是木桩@文理兼修 
文理兼修:
@圣普 抹黑洗白应该早就是无聊的事了吧
圣普:
所以咱俩就别那么无聊了[呲牙]
文理兼修:
赞叹文理,说中说中。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动摇不得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hursday, December 07, 2017, 07:13 (8天前) @ 兼修
编辑: 兼修, 时间: Thursday, December 07, 2017, 22:12

** 椑树因道吾从外归。师问甚么处去来。曰亲近来。师曰用簸者两片皮作么。曰借。师曰它有从汝借无作么生。曰祇为有所以借。

  觉王空云。暗抽横骨。不借而借。明剉舌头。借而不借。拈拄杖云。椑树道吾鼻孔总被觉王拄杖子穿却了也。众中还有为二人出气者么。复卓一下。
  亲近从来无近处。假借何如不借亲。一轮明月光千古。劳鹿世间多少人。(灵鹫诚)

平步青霄:
亲近从来无近处。假借何如不借亲。
平步青霄:
若亲又何妨假借。
平步青霄:
犹如无有近处,也不妨亲近。

平步青霄:
一轮明月光千古。劳鹿世间多少人。
平步青霄:
何期劳碌也是放光,只是不自见。
平步青霄:
若是自见,又堪作何用?
平步青霄:
一轮明月光千古,两篇嘴皮权为借。

文理兼修:
《道吾致谢》
文理兼修:
“亲近来”,亲近是形容词,状如无口影人;
文理兼修:
“祇为有所以借”,这是对椑树的致谢:借口成功。

平步青霄:
椑树因道吾从外归。师问甚么处去来。曰亲近来。————大似自在。
平步青霄:
从外归来,禅师问什么处去来。一来一往,无非流浪。道吾也是出人意外,答亲近来。流浪之中也不失亲近。可谓是曹山所说,去也不动摇。
平步青霄:
来去不动摇是怎么行相呢?
平步青霄:
且看禅师检验。。。后面部分无非是做一个样子给旁人看。
做不到如此,不敢称之为来去不动摇。
平步青霄:
不动摇所以能转动,能转动便能泥潭里面翻身。所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二麻子:
暗抽横骨。不借而借。明剉舌头。借而不借。----古时传说,兽类喉有横骨,所以不能言语。兽类成仙前先化掉横骨,才能言语。暗抽----偷偷使之能言。 锉掉舌头,明显是使之不能言。
二麻子:
这是字面意思
平步青霄:
谢谢麻叔。。。我一直对横骨不是很清楚。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暗机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Friday, December 08, 2017, 01:27 (8天前) @ 兼修

* 百灵禅师(马祖一嗣)
** 一日路次见庞居士。乃问南岳得力句曾举向人也无。士曰曾举来。师曰阿谁。士以手自指曰庞公。师曰直是妙德空生也赞叹不及。士却问阿师得力句阿谁得知。师戴笠子便行。士曰善为道路。师更不回顾。
  径山杲云。者个话端。若不是庞公几乎错举似人。虽然如是。百灵输他一着。何故。当时若不是个破笠子。有甚面目见他庞公。 天宁琦云。百灵戴笠便行。得力句可谓分明举似。因甚妙喜道百灵有甚面目见他庞公。也是扶强不扶弱。 天童悟云。百灵若非径山。直饶戴破笠子也无出头分。

平步青霄:
苦口婆心,好话也说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劝架的也成打架的。
平步青霄:
这里面还有胜负吗?
平步青霄:
大慧说百灵输他一着
平步青霄:
什么处是输他一着处?
平步青霄:
我这么问也是不安好心。
文理兼修:
什么处是输他一着处?---赢得此问也不难。

平步青霄:
大慧杲的指点,实是关键处下一契子。总之,我也不知道他是慈悲还是不慈悲,既然下了这一契子,又不让人容易看出。
平步青霄:
怕是得来太容易,便作等闲看。
平步青霄:
佛法关键处,偏偏让人觉得等闲。
平步青霄:
自然一而再,再而三当面蹉过。
平步青霄:
古德大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文理兼修:
在大慧点评中:破笠子,同庞公自指。
文理兼修:
嘻嘻。上则不是讲“借不借”么。
文理兼修:
此地无银,就是悄悄借
文理兼修:
庞公自指,也是悄悄借。
文理兼修:
所以百灵道:直是妙德空生也赞叹不及。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频唤小玉原无事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unday, December 10, 2017, 23:01 (5天前) @ 兼修

*  襄州庞蕴居士(见马祖一)
** 参马祖。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祖曰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士领旨。
  
育王观云。马大师祇知开口易。不觉舌头长。当时若问育王。但向道直得虚空落地。自然出他一头。何故。车不横推。理无曲断。
能仁鉴云。马大师与么答话。大似不知问头来处。致令庞公向死水里浸杀。能仁恁么道。且道意在于何。不图打草。祇要惊蛇。
 石塔忍云。庞家个汉。大似赤贫之士。偶于十字街头拾得一文钱。逢人便自夸富。可见俗气未除。马大师又如历代簪缨孟浪公子。挥金如土。齿不关风。随口答将来。总之老不戒性。设有人问兴国。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但向他道今日设斋。檀越皆是山阴道上客。祇教他应接不暇。为甚如此。卓拄杖云。伤心江上客。不是故乡人。
 
 风吹日炙露尸骸。泣问仙人觅地埋。忍俊不禁多口老。阴阳无处可安排。(保宁勇)
  吸尽西江向汝道。马师家风不草草。截流一棹破烟寒。天水同秋清渺渺。(天童觉)
  一口吸尽西江水。洛阳牡丹新吐蕊。簸土扬尘无处寻。抬眸撞着自家底。(五祖演)

平步青霄:
这则公案在说啥?
平步青霄:
一切无有闲话,只有一件事情,直指人心,开示悟入佛之知见。
平步青霄:
居士所问,甚深甚深。马祖之答,甚明甚明。
二麻子:
明者自明,但有点说了白说的味道。
平步青霄:
震旦有大乘气象,不在多言。只是在关键处一加点拨,便能纵横自在,如盘走珠,继而吞云吐雾。

圣普:
只管当下心行就好。对没那么干脆的学人讲,也还需要方便。
平步青霄:
只管当下心行就好————大似用功的样子。庞居士却不一样,但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
平步青霄:
这便是南宗和北宗的却别。
平步青霄:
南宗到慧能这里,以金刚经印心。实无有法如来可说。
平步青霄:
如来所说法,无实无虚。。。马祖何尝不是。
平步青霄:
只管当下心行就好,便是观心取净
平步青霄:
对没那么干脆的学人讲,也还需要方便————宗门也和当今社会一样,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平步青霄:
胆大的如达摩,一苇以能渡江。胆小的就晕船了。

平步青霄:
为什么说不与万法为侣?
圣普:
请讲~~
平步青霄:
你没读过金刚经?
平步青霄:
若心有住,则是非住。
平步青霄:
不住于色,不住于色香味触法。
平步青霄:
所以居士之问是,菩萨如何降伏其心。
平步青霄:
当初善现岂不丈夫。。。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经典。
平步青霄:
通读金刚经,如来的回答只是,菩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以,马祖也是,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
平步青霄:
所以,居士心中此时还存有期盼,希望有什么秘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马祖只是打破他的痴心妄想而已。
平步青霄:
马祖位尊,言能定音,足以让学人心安理得。
平步青霄:
除一切疑,直下便去。
平步青霄:
这则公案很经典,所以后面老汉齐声赞叹。
平步青霄:
攀缘之心歇下,便是不与万法为侣。。。所以有人说,缘心息处,顿证无生。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也要檀郎不识声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Monday, December 11, 2017, 23:53 (4天前) @ 兼修

** 庞公问马祖。不昧本来人。请师高着眼。祖直下觑。公曰。一种没弦琴。惟师弹得妙。祖直上觑。公乃作礼。祖归方丈。公随后入曰。适来弄巧成拙。

  云峰悦云。且道是宾家弄巧成拙。主家弄巧成拙。若拣得出。三十棒一棒也较不得。若拣不出。明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琅玡觉云。一夜作窃。不觉天晓。 智海逸云。二老汉。一个开口了合不得。一个合口了开不得。更有一个未欲说破。乃呵呵大笑归方丈。 径山杲云。马大师觑上觑下则不无。争奈昧却本来人。居士虽然礼拜。也是囫囵吞个枣。马师归方丈。士随后入云适来弄巧成拙。救得一半。 云居庄云。我要问庞公。唤什么作本来人。唤什么作没弦琴。拈拄杖云。不是放过马大师。直是不欲说破。卓一下。 万峰藏云。马大师者回被俗子擒下也。 栖霞成云。庞公若无后语。几被马大师瞒过。祇如末后礼拜。马祖便归方丈。者里还有人勘得破么。若勘得破。许你具衲僧眼。

平步青霄:
居士是真心请教马祖,而马祖也是凡有来问俱不辜负。
平步青霄:
木有那么多心机。
平步青霄:
挖空心思,做学问,得分数还能有得用。。。用在宗门里面,没有机会。
平步青霄:
真实者不可说,可说者皆是名字。所以弄巧成拙。

平步青霄:
祇如末后礼拜。马祖便归方丈。者里还有人勘得破么。若勘得破。许你具衲僧眼。
平步青霄:
不要以为有一个东东不可说。
平步青霄:
只如马祖大师,得的人纵横自在,向上向下皆不昧本来人。但为后人故,为初学者启蒙故,且归方丈。所以公案来往中,也不忘与后人露个消息。

文理兼修:
频唤小玉原无事
文理兼修:
也要檀郎不识声

平步青霄:
二老汉。一个开口了合不得。一个合口了开不得。————这是两种毛病,借在这里,到也形象。虽然,二大士却不带这种毛病。
平步青霄:
这两种病虽然症状不同,却是一位药治,一串穿却。是什么药?明里挫舌头,暗中抽横骨。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苍茫大地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uesday, December 12, 2017, 22:57 (3天前) @ 兼修

** 庞公见丹霞来。霞作走势。公曰犹是抛身势。作么生是颦呻势。霞便坐。公向前以拄杖画个七字。于下画个一字。曰因七见一。见一忘七。霞便起去。公曰更坐少时。犹有第二句在。霞曰向者里着得语么。公遂哭出去。

  因七见一。见一忘七。月在中央。天无四壁。十方虚空。扫踪灭迹。通身是口说不出。青黄碧绿乱搽抹。嗄。(南堂静)
  因七见一。寻踪访迹。见一忘七。青天白日。第二句中因凶得吉。剑挂虚堂归去来。忠义之言难可失。哀哀哀。(方庵显)

平步青霄:
庞公深得马祖真传,纵横无碍,谈笑风生,因七见一,见一忘七,免不了还是见小利而忘大义之谈。
平步青霄:
若不是丹霞把得住,几被庞公惑乱一上。
平步青霄:
涂画虚空,满地狼藉。

王纲:
向这里着的语吗?这里是哪里?
王纲:
一个非要让对方呈现个“这里”
平步青霄:
这么写几个字不难,难得是会得公案意。
王纲:
公案意即“这里”
平步青霄:
公案意即“这里”————装神弄鬼。
王纲:
公案意即“这里”————装神弄鬼。……公案无意,佛教无神。
平步青霄:
说公案无意的人大抵有两种,一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是算的,不能体得公案之意,故说公案无意。第二种人是装聋作哑的,难得与第一种人讨价还价。
平步青霄:
公案的药性很大,能让人治好病,也能让人中毒而亡。

文理兼修:
公案无意,佛教无神---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邪剑
文理兼修:
公向前以拄杖画个七字。于下画个一字。曰因七见一。见一忘七。霞便起去。公曰更坐少时。犹有第二句在。---咏春祖师的故事,不可不知苍茫大地
文理兼修:
霞曰向者里着得语么。公遂哭出去。---苍茫大地,不哭不能谢之。
文理兼修:
若逢人问苍茫大地在哪里,苦哉。。不在这里,又在哪里?

平步青霄:
公遂哭出去。————像是拆栈道的样子。
平步青霄:
哪知道还有陈仓一路。
平步青霄:
庞公的老实也只是在表面上。
文理兼修:
表面上的,即非表面上的。明里舌头挫,暗地横骨丑。--一七复七一,总不可不知苍茫大地也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涵盖乾坤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17, 08:35 (2天前) @ 兼修
编辑: 兼修, 时间: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17, 21:40

** 庞公访丹霞。于霞前立少时便出去。霞不顾。公却来坐。霞却来士前立少时。便归方丈。公曰汝出我入未有事在。曰老翁出出入入有甚了期。公曰略无些子慈悲。曰引得个汉到者田地。公曰把甚么引。霞拈起公幞头曰。恰似一个师僧。公拈幞头安霞头上曰。恰似一个俗人。霞应诺三声。公曰犹有些子气息在。霞抛下幞头曰。大似个乌纱巾。公亦应诺三声曰。昔时气息争解忘得。公弹指三下曰动天动地。
  一出一入。徐行款步。庠序威仪。风流俏措。互换谁分僧俗。礼义于兹富足。(正觉逸)
  烧木佛老。有甚心肝。卖笊篱翁。家破人残。相追相逐。相激相欢。难难。倚天长剑兮射斗光寒。搅海苍龙兮不触波澜。看看。家家有路透长安。(南堂静)

平步青霄:
家家有路透长安————会得人,有各种自己的方式表达。
平步青霄:
搅海苍龙兮不触波澜————万花丛中过,一叶不沾身。令心所向无有碍。
平步青霄:
一出一入。徐行款步。庠序威仪。风流俏措。互换谁分僧俗。礼义于兹富足。————不风流处也风流。
平步青霄:
大用无方,没啥道理可说,可说反而陷入模式,如腾腾火焰,风中作舞,风助焰,焰随风,两相得益,相得益彰。

文理兼修:
这公案寂静。后面点评的清楚:烧木佛老。有甚心肝。卖笊篱翁。家破人残。
文理兼修:
所以说,搅海苍龙兮不触波澜。
文理兼修:
至于两位长老相互间有啥。。。没啥。

平步青霄:
居士初参。问师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石头以手掩居士口。居士豁然大悟。
平步青霄:
居士后之江南参见马祖。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祖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居士言下顿领玄要。乃以颂呈。有心空及第之句。自是诸方莫可御矣。
平步青霄:
所以,居士在石头处得闭口。在马祖处得开口。
平步青霄:
庞居士这两则公案能神会的话,自然能通身透彻,明了无碍

文理兼修:
祖云。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居士言下顿领玄要。----公弹指三下曰动天动地。
文理兼修: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无缘无故啊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