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般若无遮挡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hursday, December 14, 2017, 00:01 (39天前)

** 庞公因辞药山。山命十禅客相送至门首。公乃指空中雪曰。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有全禅客曰落在甚处。公遂与一掌。全曰也不得草草。公曰。恁么称禅客。阎罗老子未放你在。曰居士作么生。公又掌曰。眼见如盲。口说如哑。

  翠峰显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但握雪团便打。 云居悟云。若人问云居。落在什么处。即向伊道。落在雪里。大众会么。 磬山修云。我若作全禅客。待道好雪片片不落别处。便好云不落别处则且置。你道在什么处来。他拟开口。蓦面便掌。教者老汉别有生涯始得。 青龙斯云。尽谓全禅客被他庞公折挫一上。殊不知庞老儿被全禅客生生陷在雪坑里。至今出头不得。
  雪团打。雪团打。庞老机关没可把。天上人间不自知。眼里耳里绝潇洒。潇洒绝。碧眼胡僧难辨别。(翠峰显)

平步青霄:
庞老机关没可把————大实话已经说了,奈何不信,偏要去把。
平步青霄:
为何庞老得这么奇特?只因一句不与万法为侣是什么人。
平步青霄:
不从这里着眼,而企图吃他口水唾沫得营养,不亦妄乎。
平步青霄:
庞公有神通,嘴里能吐雪。。。还好,不是吐血。
平步青霄:
多少人当成好雪片片。。。只有不做好雪片片会,方知庞公好雪片片,会得庞公好雪片片,方知不落别处。
平步青霄:
这全禅客只是一个箭垛,七箭八箭后,庞公方知射虎不真,徒劳没羽。
平步青霄:
翠峰显云。好雪片片不落别处。但握雪团便打。————假作真时真也假。
平步青霄:
云居悟云。若人问云居。落在什么处。即向伊道。落在雪里。————无为有时有也无。

平步青霄:
庞公锋芒无人可挡。
文理兼修:
庞公锋芒无人可挡---这般赞叹,好无由头啊。
文理兼修:
天生之,无从灭之耳。
二麻子:
般若剑当然无人可挡。
文理兼修:
@二麻子 那如何道得无人可挡?
二麻子:
见谁道?
文理兼修:
天冷遍地秋
二麻子:
果然无挡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般若无遮挡

作者: 了尘, 发表于: Saturday, December 16, 2017, 11:49 (37天前) @ 兼修

庞公:“好雪片片不落别处。”
了尘:“一石激起千层浪。”

haha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unday, December 17, 2017, 01:01 (36天前) @ 了尘

观察的真细致,赞叹显微镜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起倒不着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unday, December 17, 2017, 09:23 (36天前) @ 兼修

* 庞公因卖笊篱下桥吃扑。灵照一见亦去爷边倒。公曰汝作甚么。曰见爷倒地某甲相扶。公曰赖是无人见。
  
庞公跌倒。灵照扶起。两既不成。一何有尔。(国清英)
  居士倒地。灵照扶起。乞儿伎俩。讨甚巴鼻。(天童华)
  孝顺藏忤逆。人前丑莫遮。今生亲骨肉。夙世恶冤家。(南叟茂)
  庞公倒地。灵照扶起。至今几百年。清风犹未已。犹未已。东海鲤鱼千尺㭰。(巳庵深)

平步青霄:
庞公祸不单行,灵照雪上加霜。
平步青霄:
若非是庞公,已被灵照落井下石埋没多时。
平步青霄:
宴无好宴,鸿门宴。女无好女,庞灵照。
泠波戏水:
无一可立,是名扶起
平步青霄:
有无都是摔倒。
平步青霄:
所以,天童华说,讨甚么把鼻。

平步青霄:
人在不幸的时候,最能看出修行的力量。所以居士摔跤,灵照假惺惺地来扶他,而居士还能应付从容,真俗面面照顾,实属不易。
平步青霄:
这种闪电般的反映,是平时的深厚积累。
平步青霄:
所以曹山说,烂泥里摔倒,还能烂泥里站起。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别生公中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Monday, December 18, 2017, 22:16 (34天前) @ 兼修

* 洪州黄檗断际希运禅师(百丈海嗣)
** 上堂。汝等诸人尽是䭚酒糟汉。与么行脚何处更有今日。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时有僧问。祇如诸方聚众开堂。为什么却道无师。曰。不道无禅。祇是无师。
  沩山问仰山作么生。仰云鹅王择乳素非鸭类。沩云此实难辨。 五祖戒出僧语云。谢和尚说得道理好。 石门聪云。黄檗垂示不妨奇特。才被布衲拶着。失却一只眼。 翠岩真云。诸方尽道黄檗坐却者僧。又道黄檗被者僧上来。直得分析不下。何为也。翠岩辄生拟议。雾豹泽毛。未尝下食。庭禽养勇。终待惊人。 承天宗云。五祖眼光照破四天下。要见黄檗犹未可。若要扶竖正法眼藏。须是黄檗宗师。 沩山喆云。莫怪从前多意气。他家曾蹋上头关。 法昌遇云。我要无禅底作国师。 径山杲云。且道是醍醐句。是毒药句。 天童悟云。黄檗大似龙头蛇尾。当时待道诸方匡徒领众又作么生。何不和声连棒打出。 洞山莹云。黄檗虽则眼盖乾坤气吞寰宇。要且太煞䜎嚷。还有知伊落节处么。良久云。险。 资福广云。黄檗此语泪出痛肠。不知者以为凌驾诸方。恁么则深屈古人也。弁山管见略露一斑。良久云。短歌不能长。
  无师充塞大唐国。噇酒糟汉会不得。竹寺闲过春已深。落花乱点莓苔色。(佛慧泉)
  岐分丝染太䜎䜎。叶缀花联败祖曹。妙握司南造化柄。水云器具在甄陶。屏割繁碎。剪除氄毛。星衡藻鉴。玉尺金刀。黄檗老。察秋毫。坐断春风不放高。(天童觉)
  身上着衣方免寒。口边说食终不饱。大唐国里老婆禅。今日为君注破了。(径山杲)

平步青霄:
这则公案是黄檗禅师上堂开示的缩写版。。。开示从汝等诸人尽是吃酒糟的干活,从上以来若是这么搞法,佛法何来有今日。。。一直唠叨到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中间大概有一页纸的篇幅。
平步青霄:
会中有人出来捞他的痒处。于是就成了不道无禅,只是无师。

平步青霄:
一切公案都应该不离直指,但是贴上直指的标签也无意义。
平步青霄:
如果自己不会,再说直指也是无用。
平步青霄:
比喻瞎子写文章歌颂帅哥美女,虽然不离法之共相,毕竟不知面前这位帅哥美女是何模样。
平步青霄:
公案之贵,不在法之共相,而在于法之别相。。。比如帅哥美女都能让你开心,但是不识眼前这位,毕竟也是蹉过好事。
平步青霄:
若真知一则公案,千则万则无非如此,毕竟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终无二相可言。
平步青霄:
所以说从缘入者相应疾。
平步青霄:
若面前一则不知,纵然千则万则都标上直指二字,终是替人数宝,自己无分。
平步青霄:
若真看懂直指之人,不言此是直指,但向群里吐口唾沫,骂一句害得老子走了这么多弯路,不痛骂一通老子不知道怎么报答,善利难以言表。

平步青霄:
无始以来性自劳虑,今日方知还在劳虑。所谓劳虑,即非劳虑,不找人出口气,怎能忘记今宵。
平步青霄:
临济说佛法无多子。。。实在是实言相告,是中实无实言可道。
平步青霄:
不道无禅,只是无师。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自组织演化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uesday, December 19, 2017, 00:26 (34天前) @ 兼修

** 黄檗因百丈问甚处来。师曰大雄山下采菌子来。曰还见大虫么。师便作虎声。丈拈斧作斫势。师遂与丈一掴。丈吟吟而笑便归。升堂谓众曰。大雄山下有一大虫。汝等诸人也须好看。百丈老汉今日亲遭一口。
  仰山问沩山作么生。沩云百丈当时便合一斧斫杀。因什么到如此。仰云不然。沩云作么生。仰云。百丈祇解骑虎头。不解把虎尾。沩云子甚有险崖之句。 五祖戒云。百丈大似做贼人心虚。黄檗熟处难忘。 云居庄云。尽道百丈无陷虎之机。黄檗有超师之作。如斯理论。刺脑入胶盆。以拂子画一画云。劈开华岳连天秀。放出黄河彻底清。 渠庵成云。百丈有陷虎之机。黄檗有啮镞之用。蓦拶相逢足可观光。惜乎未慎其终。致使古今不了。 林友卉云。尽谓黄檗机用超师。百丈深为赞赏。殊不知老贼处心不良。深深掘个陷阱。纵饶黄檗牙爪通身。毕竟不能跳出。
  箭锋相拄自无差。理合天然子奉爷。大地撮来无寸土。太阿三尺定龙蛇。(智观慧)

平步青霄:
大地撮来无寸土。太阿三尺定龙蛇。
平步青霄:
若善智观慧,说什么定龙蛇。一齐推出与我斩了。
平步青霄:
虽然如是,也是只解骑虎头,不解把虎尾。
平步青霄:
如何才能把虎尾。。。不见道,众口难调。
平步青霄:
黄檗明得直指,不但吐唾沫,而且动拳头,不如此无以报师恩。
平步青霄:
此是狮子吼。
平步青霄:
余者都是野干鸣。
平步青霄:
所以三世诸佛,只说一事,无别事,无二事。
平步青霄:
偶尔明得之人,如冷灰里一粒豆爆。为何如此?能者得之,无心通之。
平步青霄:
无有豆爆,便是一堆冷灰,所谓尽是䭚酒糟汉。
平步青霄:
今年就到这里为止了,开始休群。明年如果有兴趣再说。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自组织演化

作者: 了尘, 发表于: Tuesday, December 19, 2017, 08:16 (34天前) @ 兼修

** 黄檗因百丈问甚处来。师曰大雄山下采菌子来。
曰还见大虫么。师便作虎声。(箭锋相抵,自然无差)
丈拈斧作斫势。师遂与丈一掴。(若不打,毕境错会)
丈吟吟而笑便归。升堂谓众曰。大雄山下有一大虫。汝等诸人也须好看。百丈老汉今日亲遭一口。(前箭犹浅,后箭深)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住则印破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Monday, December 25, 2017, 22:07 (27天前) @ 兼修

【平步公案】风穴在郢州衙内上堂云。祖师心印状如铁牛之机。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时有卢陂长老出问。某甲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穴云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辗泥沙。陂伫思。穴喝云长老何不进语。陂拟议。穴打一拂子云。还记得话头么。试举看。陂拟开口。穴又打一拂子。牧主云信知佛法与王法一般。穴云见个甚么道理。牧主云当断不断返招其乱。穴便下座。

风穴在衙内上堂,开口便道祖师心印壮似铁牛之机。铁牛之机到底如何,下来便有人领教。去即印住,住即印破,总是印破两头,既不能有住,也不能不生心,不知者令其知,知者令其不住。去即印住,从次第上来讲,是未入门者,尚在门外游荡,以祖意令其入门。住即印破,入得门者,也不可门内安居,应当十方世界现全身去。只如不去不住,佛眼觑不见,千手摸不着,说印无处下手,不印三更正明,密密之中,无人识得渠。抛出这一问,非过量之人难以出身。然有卢陂长老,勇量过人,拟以力取,某甲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风穴当面打杀,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辗泥沙。钓大鱼的诱饵,却钓来一个虾米。长老立即原形毕露,陷入伫思,临阵磨枪,希望有什么玄妙语句借以抵挡,大师喝一声,长老何不进语,意在从鬼窟里救出这僧。长老缓过一点,仍然希望出语致胜,这是什么时节,犹有这个在,所以风穴提醒他,长老还记得话头么,不是说好的回答不去不住吗?这次长老忽然醒悟,将抒心中的见地,明得一个道理也,正要开口,风穴应机斩断,当面一拂子,可谓为人彻底,慈心之致。风穴大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长老任何错误心行刚浮上水面,便与修正,赤心片片。却是旁边的牧主看得真切,信知佛法与王法一般。风穴也不放过,见个甚么道理。若说是道理,便又重蹈长老的覆辙。牧主正面放过,旁边微微一提,当断不断返招其乱。众流截断,风穴下堂。

文理兼修:
怪哉。这么精彩的文字,当年看了却似没看一样
平步青霄:
信知当年曾做水上飘。
平步青霄:
这公案基本体现了临济宗的精髓。
平步青霄:
这精髓不在字里行间,不离字里行间,字里行间不自言,还是仁者心言。
平步青霄:
而仁者之心无有字里行间也不言。
平步青霄:
所以,虽说是精髓,而精髓不可得。
平步青霄:
所以只如不去不住,印与不印俱不可得。而长老不能安心于无可得中,拟以有所得呈。
平步青霄:
见个什么道理?大似把棒唤狗。
二麻子:
这个比喻有点狠。。。嘿嘿。。

这段的“铁”牛大概是“田”牛

作者: 齐愍乐平, 发表于: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00:00 (27天前) @ 兼修
编辑: 齐愍乐平, 时间: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00:11

指的是耕田的什物,用的时候有用,不用谈不上。
有些话头,很可能都有些方言上的过录问题。
比如以前费力解读的“秦时”,很可能就是一句
“掮世的”。。。一个急了脱口而出的话,没有
很多工程上的道理。有讲的是南人,记的是北人,
也有讲的是南人,记的人更南一点。

谢谢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05:53 (27天前) @ 齐愍乐平

不过,这些细节变化,不影响我对公案的相应。

完全不至于影响。。。。

作者: 齐愍乐平, 发表于: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10:48 (27天前) @ 兼修

完全不至于影响。。。。老兄的相应
关于这段,我看了,大概其实有两种解读
一种田牛,那么去即印住。住即印破,
就是扶机时,“去即揖作,住即斜叵”,
在耕田的时机正,不耕就放下。
如果换成铁牛,是定水的,那么就是浮桥的链条了,
这个是北方的东西,大概也差不多。
至于是不是有其他解释,我也搞不清楚,
但肯定不至于影响后面的解说部分就是了。
但是,作为考据学爱好者,关注点就不太一样了,呵呵。问好,预祝新年好。

呵呵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21:23 (26天前) @ 齐愍乐平

新年吉祥

应该是铁牛

作者: 波心石沉 ⌂, 发表于: Tuesday, January 02, 2018, 15:47 (20天前) @ 齐愍乐平

祖师心印状如铁牛之机,这没错,意义上应该如此。形容其无可把着,比如,蚊子上铁牛。

可以

作者: 齐愍乐平, 发表于: Wednesday, January 03, 2018, 04:32 (19天前) @ 波心石沉

这个解释肯定可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作者: 波心石沉 ⌂, 发表于: Thursday, January 04, 2018, 11:35 (18天前) @ 齐愍乐平

:-)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哑宣聋闻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uesday, January 02, 2018, 20:16 (19天前) @ 兼修
编辑: 兼修, 时间: Tuesday, January 02, 2018, 22:22

** 黄檗曰。自达磨大师到中国。惟说一心。惟传一法。以佛传佛。不传余佛。以法传法。不说余法。法即不可说之法。佛即不可取之佛。佛乃本源清净心也。
  瑞岩愠云。黄檗将达磨大师鼻孔出气。将谓无人检点。山僧不是抑他威光。祇要家平户怗。

文理兼修:
怗 [tiē]
〈动〉
平定,平服 。
如:怗辞(伏罪状词)
贴近 。
如:怗马(伏在马上)
〈形〉
安宁 。
如:怗息(安定)
安静 。
如:怗然(平静的样子);怗怗竦竦(恭敬肃静的样子);怗怗(安静的样子;驯服的样子)

平步青霄:
黄檗说法,大似自相矛盾,怪不得后人出来检点其短处。虽然如是,只图家平户怗
平步青霄:
莫因我这么说,你便出来跟风,要找他的矛盾之处,纵然找到一大堆,也是只见指头不见月。
平步青霄:
只如见月又如何?家平户怗。
平步青霄:
唯传一心,惟传一法,所谓唯传见性法,出世破邪宗。无有它法可传,唯有一乘法,无二更无三
平步青霄:
法即不可说之法。佛即不可取之佛。————还有人见么?见与不见都是瞎。
平步青霄:
如何得不瞎去?呸!

文理兼修:
以佛传佛,以法传法--[玫瑰][玫瑰]
平步青霄:
则是无传者,无受者,无所传。
平步青霄:
不从外得,而因缘宛然。
文理兼修:
未名群主,不昧句义者也 [玫瑰][玫瑰]
平步青霄:
[捂脸][捂脸][捂脸]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因缘生识,兄岂能推辞
泠波戏水:
书卷气十足
文理兼修:
@泠波 因缘生识,兄岂能推辞
平步青霄:
@平步青霄 因缘生识,兄岂能推辞————莫道真有这么回事。
文理兼修:
莫道真有这么回事。---即不推辞,即无受无作,慷慨离也

张瑞:
师言拍马非佛事,客言不拍非佛智。双照拍是不拍是,莫道真有这回事。。。
平步青霄:
师与弟子同遭王难。
文理兼修:
可有特来送死之漏网鱼儿?
平步青霄: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吾不辩刀与肉
平步青霄:
此地无银三百两。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不在此地者方如是道
平步青霄:
至道无难,唯嫌拣择。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敬礼大庄严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uesday, January 02, 2018, 22:42 (19天前) @ 兼修

** 黄檗因百丈问运阇黎开田不易。师曰随众作务。丈曰有烦道用。师曰争敢辞劳。丈曰开得多少田也。师将锄筑地三下。丈便喝。师掩耳而去。
  琅玡觉云。百丈一喝。垂丝于万丈潭中。黄檗掩耳。独耸于千峰顶上。 沩山喆云。黄檗开田。功不浪施。百丈住持。令不虚行。
  相见言谈理不亏。等闲转面便相挥。毕竟水须潮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龙门远)

平步青霄:
黄檗一筑,泄漏了天机。百丈一喝,暴露了自己。掩耳而去,一场没趣。
圣普:
哇塞,新年第一课[玫瑰][玫瑰][玫瑰][红包]

文理兼修:
** 黄檗因百丈问运阇黎开田不易。师曰随众作务。~~随众作务,不劳心力。
文理兼修:
后面段落造作,不说了。the end
平步青霄:
有烦道用。@文理兼修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兄不让人休息?

平步青霄:
新年第一不是课,老兄切莫如此说。到头云定觅山归,话不投机一句多。
圣普:
@平步青霄 掩耳而去
平步青霄:
人都脱不了模仿,真会模仿的人,模仿得深,见微知著,一摸不用再摸。遇到模仿力不够的人,处处模仿,处处不能入木三分。
平步青霄:
毕竟水须潮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
平步青霄:
所以六祖说,一切法不能取相而说,否则成为相说。
文理兼修:
毕竟水须潮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古德归隐方丈室,兼修只在未名地。
平步青霄:
毕竟水须潮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古德归隐方丈室,兼修只在未名地。————哪来的这般言论?
文理兼修:
未名之地,喧哗不得
平步青霄:
毕竟水须潮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古德归隐方丈室,兼修只在未名地。————哪来的这般言论?————适来暂时不在。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哈哈。学习了
平步青霄:
这事不是学习,是自了。
平步青霄:
学习就成为技巧。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嗯。教导无方才是好老师。
文理兼修:
从来不学好学生。
平步青霄:
黄檗大德掩耳而去,真是千古榜样。
平步青霄:
我本有眼,因师而瞎。
平步青霄:
所以莫向这里撒土撒沙。

平步青霄:
开田不易,有烦道用。怎敢辞劳,掩耳而去。
平步青霄:
般若波罗蜜,一二三四五。
平步青霄:
功不浪施,令不虚行。谈理不亏,定觅山归。
文理兼修:
一二三四五六七,还有八九十十一
平步青霄:
一二三四五六七,明日九九八十一。
文理兼修:
哈。指头不够用就用不上了。
平步青霄:
般若波罗蜜,一切究竟离,相差千万里,只因一毫厘。
平步青霄:
有一毫厘便是一毫厘,金屑虽贵,落眼成翳。黄檗大人相,一切都不受。
平步青霄:
任你霹雳手段,一江婆心向东流。

文理兼修:
任你霹雳手段,一江婆心向东流。--这刹土已无从礼敬。
平步青霄:
各种礼敬都见过,军礼,拱手,单腿点地,就是没有见过掩耳礼。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掩耳遮不住,叹气说呜呼
文理兼修:
今日到此。不愿见轻漩流花,不足庄严未名者也。
平步青霄: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兄莫自辱。我若忍兄,此亦非吾处。
平步青霄:
掩耳而去。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不死不活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uesday, January 02, 2018, 23:12 (19天前) @ 兼修

** 黄檗因六僧新到。五人作礼。一人提起坐具作一圆相。师曰我闻有一只猎犬甚恶。曰寻羚羊声来。师曰羚羊无声到汝寻。曰寻羚羊迹来。师曰羚羊无迹到汝寻。曰寻羚羊踪来。师曰羚羊无踪到汝寻。曰与么则死羚羊也。师便休去。明日上堂曰。昨日寻羚羊僧出来。僧便出。师曰昨日公案未了。老僧休去。你作么生。僧无语。师曰。将谓是本色衲僧。元来祇是义学沙门。连棒打出。
  翠峰显云。祇如声响踪迹既无。猎犬向甚处寻逐。莫是绝声响踪迹处见黄檗么。诸禅德。要明陷虎之机。须是本色衲子。 古南门云。黄檗钩头有饵。者僧随钩直上。虽然。既是猎犬。因甚羚羊到面前也不识。当时待黄檗云羚羊无声到汝寻。便把住云。者老汉元来祇在者里。纵黄檗有陷虎之机。又向甚处施设。 龙华体云。当时待道羚羊无声到汝寻。便好云不劳再勘。拂袖便出。直饶黄檗通身是眼。也鉴伊不出。

平步青霄:
这僧眼看是赢了,元来只在这里,就差这么一点点。
平步青霄:
一失足成千古恨,被人连棒打出,痛上加痛,雪上加霜。
二麻子:
哈哈。。。。这真是可惜。。前面既然能答出死羚羊,后面为什么不当面叫出:好大羚羊来。
平步青霄:
是我就告诉这老汉:贫儿思旧债。
二麻子:
这话对是对,但跟原先的应答路数不接。不方便完结公安。
平步青霄:
只让黄檗这老汉羞愧难当。
二麻子:
第二日的黄檗,活脱是有宗有迹大羚羊。
平步青霄:
哈哈,黄檗还得休去才得。
平步青霄:
纵然如是,这僧也得礼拜黄檗。

二麻子:
如果按照前面的表现,这僧合理推断是能应答末后那句的。
二麻子:
既然死羚羊都说出来了,就不知道活羚羊?
二麻子:
所以,前面真是蒙上的话,活该打出去。

中家:
我有时候也能说出死羊啊,可确实还是在迷糊中,鹦鹉学舌而已
平步青霄:
我有时候也能说出死羊啊,可确实还是在迷糊中,鹦鹉学舌而已————你真有这个机缘鹦鹉学舌也可以不空过,言谈举止中似有肯定,似有否定,都不是无缘无故,正是通过这些似肯定,似否定,古人传达难以言表之意。。。所以,但得弦外之意,不比在乎虚响之声。

平步青霄:
黄檗与这僧一唱一和,甚有来由,哪知夜长梦多,后因一言不合,反目成仇。信知古人说得好,当断不断必遭其乱。
平步青霄:
虽然一唱一和,却是一段梦话,说什么羚羊猎犬,二大老玩的是捉猫猫游戏,虽然你来我往,看似亲热,哪知各怀鬼胎,撕破脸皮,方是梦醒时分。
平步青霄:
猎犬羚羊相缠绵,一觉醒来威音前。
文理兼修:
”猎犬羚羊相缠绵,一觉醒来威音前”
文理兼修:
活活地超度大活人
文理兼修:
所谓学佛,就是被佛法活活超度。
平步青霄:
把活人超度成死人,把死人超度成活人。
文理兼修:
不学也差不多的事。见红楼梦:为他人作嫁衣服
文理兼修:
把活人超度成死人----如何是死人?--- 细思恐极也
文理兼修:
把死人超度成活人。-----细思恐极也

文理兼修:
翠峰显云。祇如声响踪迹既无。猎犬向甚处寻逐。莫是绝声响踪迹处见黄檗么。诸禅德。要明陷虎之机。须是本色衲子。
文理兼修:
催眠版:
文理兼修:
翠峰显云。祇如声响踪迹既无。猎犬向甚处寻逐。莫是绝声响踪迹处见黄檗么。---睡吧,小宝宝
文理兼修:
诸禅德。要明陷虎之机。须是本色衲子。---醒了就看不见我了。
文理兼修:
the end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性自劳虑,顿失滔滔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Friday, January 05, 2018, 20:02 (16天前) @ 兼修

** 黄檗在南泉为首座。一日斋时捧钵向南泉位中坐。泉入堂见乃问。长老甚年行道。师曰威音王已前。泉曰犹是王老师儿孙。师便捧钵过第二位坐。泉休去。
  沩山祐云。欺敌者亡。仰山云。不然。须知黄檗有陷虎之机。沩云子见处得与么长。 翠峰显云。可惜王老师祇见锥头利。我当时若作南泉。待伊道威音王已前。即便于第二位坐。令黄檗一生起不得。虽然如是。也须救取南泉。 云峰悦云。尽道黄檗有陷虎之机。南泉有杀虎之用。殊不知者老贼有年无德。吃饭坐处也不依本分。若向云峰门下。说甚威音王已前。更有大于王老师者。直须吃棒趁出。 径山杲云。何待问他甚年行道。才入堂见他在主位。便捧钵向第二位坐。直饶黄檗有陷虎之机。拟向甚处施设。 宝华忍云。有收有放。互换主宾。黄檗固是作家。不但骑虎头亦解收虎尾。南泉更为好手。沩山云欺敌者亡。也是火上着油。仰山云须知黄檗有陷虎之机。大似冷处着把火。四大老分疆列土各自称尊。全提则俱全提。败阙则俱败阙。今日将四大老缚做一团。抛向诸人面前了也。还有为四大老出气者么。 灵隐礼云。祇将者两个汉。放在语下作个注脚。今日有坐山僧位者么。有则山僧捧钵便归方丈。看他作么生合煞。
  彼此老来谁记得。人前各自强惺惺。一坑未免俱埋却。几个如今眼子青。(龙门远)
  威音王佛是儿孙。王老当时开大言。黄檗见机分主伴。典型千古定宗门。(疏山如)
  明明搅动一缸屎。却把麝香烧旖旎。许多香气不曾闻。浑身坐在屎缸里。(蒙庵岳)
  一往军旗利。今何陷不仁。多因征伐炽。竟亏王者伦。(道隆兴)

平步青霄:
威音王佛以前,称之为空劫。
平步青霄:
在宗门指空观,无佛无众生,也称正位,所谓的法身正位。
平步青霄:
有说,空观是一切观的基础,然而宗门不以空观为究竟,还有法身向上一着。
平步青霄:
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属于次第。
平步青霄:
如何是威音王佛以前?所谓行人的本来面目,六祖说不思善不思恶,着么生是明上座的本来面目。
平步青霄:
密在汝边。。。
平步青霄:
既是本来面目,云何是中能容他物?
平步青霄:
所以,追公案一日千里,其实没有用处。关键一着,会则会,不会莫折腾。
平步青霄:
这种知识性的东西,知道了也没啥用处。。。毕竟还是不了威音王以前
平步青霄:
不用求真,但须息见。
平步青霄:
损之又损,以至无事可商量。
平步青霄:
世上最省力的事,莫过于本来面目,所以古人说,虚明自照,不劳心力。然而,人最不肯做的事情就是放下,性自劳虑。

文理兼修:
【平步公案】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千古以来,分梳不下,直至如今仍是谜案。有一般清修之士,以不动心为能事,便指责二僧相争是行为不合准则,故曰心动,然而佛法也说有疑不决直须争,并非守口如瓶,颟顸者就是。仁者心动,有人问岩头大师道,动时如何?答曰不见本常理。此是这二僧的过咎,所以只见风动与幡动。然而,即是心动,则非是外,哪里还见得风之与幡,又何须大庾岭头不思善不思恶,尽大地人无能提起,顿失滔滔,若是慈悲,无过于斯。
文理兼修:
提,顿失滔滔。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不见不见之相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Friday, January 05, 2018, 20:33 (16天前) @ 兼修

** 黄檗一日掜拳曰。天下老和尚总在者里。我若放一线道。从伊七纵八横。若不放过。不消一掜。僧便问放一线道时如何。师曰七纵八横。曰不放过时如何。师曰普。
  云门偃因僧问如何是七纵八横。门云念老僧年老。云如何是普。门云天光回照。云如何是天光回照。门云骼胔少人知。

平步青霄:
詞目 掩骼埋胔
拼音 yǎn gé mái zìh
注音 |ㄢˇ ㄍㄜˊ ㄇㄞˊ ㄗˋ
出處 《禮記·月令》:「[孟春之月]掩骼埋胔。」鄭玄註:「骨枯曰骼,肉腐曰胔。」
釋義 指收葬暴露於野的屍骨。為古代的恤民之政。
例句 方春戒節,賑濟乏厄,~之時。★《後漢書·質帝紀》

平步青霄:
不放过时如何,师曰普。三祖大师信心铭中说,绝言绝虑,无处不通。
平步青霄:
云门说法,最是生动,怪不得有僧中之王的美誉。如何是普,天光回照。
平步青霄:
大师天光回照,尚且是骼胔之谈。还有什么言语值得沾沾自喜?所以三祖大师有说,多言多虑,转不相应。
平步青霄:
虽然如是,也是一堆七纵八横。

平步青霄:
我当初若见,一棒打杀喂狗子吃。
文理兼修:
吾为何不见群主不见之处?
平步青霄:
若见不见,自然非彼不见之相。

平步青霄:
* 黄檗行脚时寓大安寺。因裴休入寺指壁间画像问僧何像。僧曰高僧真仪。公曰。真仪可观。高僧何在。僧无对。公问此间有禅僧否。僧曰近有一僧投寺执役。颇似禅者。令请相见。乃理前问。真仪可观。高僧何在。师朗声唤相公。公应诺。师曰在什么处。公有省。
  径山杲云。裴公将错就错。脱尽根尘。黄檗信口垂慈。不费腕力。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虽然如是。黄檗祇有杀人刀。且无活人剑。今日大资相公或问云门真仪可观高僧何在。云门亦召相公。公若应诺。云门即向道。今日堂中特谢供养。 天宁琦云。裴相国道高僧何在。分明换却眼睛。黄檗便召相公。刚把钵盂安柄。老妙喜与人错下注脚。便道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无瑕。错过了也。天宁则不然。亦召相公。公应诺。劈脊便棒。免教者汉向死水里淹杀。 博山奉云。黄檗因风吹火用力不多。检点将来。祇有杀人刀。且无活人剑。
  酆城宝剑沉埋久。一道寒光射斗牛。不是张华辨端的。祇应千古枉掩留。(慈受深)
  翰墨场中唤得回。桂林昨夜觉华开。暗香漏泄堪题处。散作人间调鼎才。(自得晖)
  花椒铺上天灵盖。邨店那来人见爱。一遇耆婆顾盻过。价高从此世无赛。(憨予暹)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天生灵异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unday, January 07, 2018, 21:32 (14天前) @ 兼修

** 黄檗到京行化。至一家门首吟添钵声。一妪出棘扉闲曰太无厌生。师曰。尚未布施。何言太无厌生。妪便闭却门。师异之。
  千尺丝纶直下垂。锦鳞泼剌上钩时。斜风细雨歌归去。醉倒篷牕百不知。(别峰印)
  添钵家常乞食时。柴门掩处莫迟疑。白拈手段重拈起。铁眼铜睛换却伊。(野牛平)
  蝇见血。鹘捉鸠。拳来踢报。胶漆相投。难提掇处转风流。(虚堂愚)

风土:
蝇见血。鹘捉鸠。老妪偏要异类中行,莫道后世拾取不易,黄檗尤无喊冤处。
平步青霄:
没有那么深奥。当时黄檗还没有见百丈,也就是一个到处求学的人。
平步青霄:
史上记载,这婆子指点黄檗去见马祖,说是可以成就大事。
平步青霄:
黄檗听了这婆子的话,方才发足去见马大师,知道马大师已经圆寂。在大师的塔下见到守塔的百丈,从此以百丈为师。
平步青霄:
没当成马大师的弟子,当了个徒孙。
风土:
这样啊,黄檗还未开光
平步青霄:
黄檗此时还是个讲道理的汉,尚未布施。何言太无厌生。这婆子给他一个闭门羹,直彻心肺,只可惜黄檗还只是一个往外寻求的汉。
平步青霄:
但是黄檗天生灵异,似乎没有明显的开悟因缘,大致也是这看看那看看就会了的人。
平步青霄:
所以后人有黄檗天生会禅的说法。

平步青霄:
黄檗(拼音:bò,中古拟音:prek,在中国大陆常被简化为黄柏)为中药材,该药出于《神农本草经》,并列为上品,是中药中清热燥湿药的一种。黄柏性苦,寒,归肾、膀胱、大肠经[1]。
平步青霄:
只是为了证明黄檗不是大白菜。
文理兼修:
大白菜不值钱,却不曾辜负天生灵异。
平步青霄:
大白菜甘甜,黄檗苦寒。
文理兼修:
舌头啥味?
文理兼修:
舌头啥味?---[闭嘴]此事不可问人。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蝴蝶佯谬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unday, January 07, 2018, 21:34 (14天前) @ 兼修
编辑: 兼修, 时间: Monday, January 08, 2018, 00:18

** 黄檗因南泉问什么处去。师曰择菜去。泉曰将什么择。师竖起刀子。泉曰汝祇解作宾不解作主。师以刀子点三下。
  黄龙新云。今时师僧。往往将南泉黄檗作择菜会却。

平步青霄:
黄檗这汉,宾者始终是宾。
王纲:
确实不如王老师刀枪剑戟样样精通。
二麻子:
@邪剑 ??
二麻子:
这公安里,俺可没看到黄檗有任何落下风处.
王纲:
麻叔,我理解的比较表面,黄檗强调刀子,南泉告诉他是怎么用的。
二麻子:
哈哈.嘻嘻....被群主一钓,你就落坑里.

文理兼修:
黄檗强调刀子,南泉告诉他是怎么用的。~~哈哈,南泉要见识黄檗刀,为宾为主?
文理兼修:
宾主是两个端点而已 @邪剑 

平步青霄:
别以为 黄檗刀子点三下便是做主。
平步青霄:
那还是弄精魂。
平步青霄:
我不是粉南泉,有意贬黄檗。
平步青霄:
黄檗真是解做主,便知道从本已来就做作,不需要靠点三下来作主。
平步青霄:
所以,他作不得主,而是随着南泉的脚跟转。
文理兼修:
蝴蝶佯谬--所以,他作不得主,而是随着南泉的脚跟转。
平步青霄:
当然,黄檗鼎鼎名声,也不能坏他大名,所以可以理解成有意这么行为,看你看得出来没有。
文理兼修:
@平步青霄 若有意,更是蝴蝶佯谬

平步青霄:
宾主是两个端点而已 @邪剑————是两个马甲。
二麻子:
[强][强][强]马甲!
文理兼修:
宾主不就是一件马甲嘛。搞不懂为啥“两个”?
平步青霄:
宾主不就是一件马甲嘛。搞不懂为啥“两个”?~~~二若不有,一也莫守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天籁之和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uesday, January 09, 2018, 04:57 (13天前) @ 兼修
编辑: 兼修, 时间: Tuesday, January 09, 2018, 23:17

** 黄檗因南泉曰。老僧有牧牛歌请长老和。师曰希运自有师在。因辞泉。泉门送。提起笠子曰。长老身材大。笠子太小生。师指笠曰。大千沙界总在里许。泉曰王老师聻。师戴笠便行。
  相见锦江头。相㩗上酒楼。会医还少病。知分不多愁。(龙门远)
  游刃恢恢饶有地。目中无复见全牛。动弦能别曲。叶落早知秋。一笠藏千界。一步过阎浮。收虎尾。骑虎头。更嫌何处不风流。(平阳忞)

文理兼修:
【廣韻】乃里切,音伱。指物貌。 又【正字通】梵書聻爲語助,音伱。如禪錄,何故聻,云未見桃花時聻,皆語餘聲。 又【五音集韻】子役切,音積。人死作鬼,人見懼之。鬼死作聻,鬼見怕之。若篆書此字貼於門上,一切鬼祟遠離千里。【正字通】按聻音賤。俗謂之辟邪符,以聻爲鬼名。酉陽雜俎曰:時俗于門上畫虎頭,書聻字,謂隂府鬼神之名,可以消瘧癘。又張續宣室志曰:裴漸隱居伊上,有道士李君曰:當今除鬼無過漸耳。時朝士皆書聻于門上。又漢舊史:儺立桃人葦索滄耳虎頭等,滄耳卽聻也。又通典:聻,司刀鬼名。漸耳,一名滄耳。

文理兼修:
公案里,聻爲語助。
文理兼修:
相当于“呢”
二麻子:
这字还有个意思是聋

平步青霄:
老僧有牧牛歌请长老和。师曰希运自有师在————这便是绝妙的和。
平步青霄:
因辞泉。泉门送。提起笠子曰。长老身材大。笠子太小生。师指笠曰。大千沙界总在里许。泉曰王老师聻。师戴笠便行。———— 再和一遍。
平步青霄:
完了。
文理兼修:
天籁之音,和同未和。
平步青霄:
黄檗与南泉因为一首牧牛歌,神和而话不和。

平步青霄:
牧牛歌是所谓保任用功的过程,虽是保,无可保,虽是任,无所任。如同牧牛。。。牛者不觉也。因为不觉而流浪攀援。
平步青霄:
南泉要与黄檗和。黄檗自有师在。师者,觉也。
平步青霄:
无啥道理,只是别人身体力行,而实无所行。。。我不愿意注解,都成了知识性的,滋养嘴上功夫,反成害人的东西。


THE END

未名禅社讨论摘录之二--天籁之和

作者: 了尘, 发表于: Thursday, January 11, 2018, 07:15 (11天前) @ 兼修

任这两个老汉如何折腾,至今出不得赵州“庭前柏子树一句。”:-D

嘻嘻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Thursday, January 11, 2018, 09:44 (11天前) @ 了尘

你厉害,能找到赵州句。

嘻嘻

作者: 了尘, 发表于: Friday, January 12, 2018, 23:53 (9天前) @ 兼修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哈哈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00:51 (9天前) @ 了尘

你刚才的回复,只是我与你对话的基础。

回复得浅了。

哈哈

作者: 了尘, 发表于: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06:50 (9天前) @ 兼修

请兼修兄相扶:-D

你跌倒我站立

作者: 兼修, 发表于: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07:08 (9天前) @ 了尘

我跌倒你站立

总不成事。睡了。

主题RSS Feed
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